巴渝快评:绝对干货—《中国中医药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2017-06-28 01:54:00
  • 0
  • 0
  • 0

         中国中医的出路在哪里?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中医学的发展的确不菲,中医体系的建制从上至下,从东南到西北各大领域,都有中医药学院,现在改为中医药大学体系,各县区都有中医药医院建制,哪怕是乡镇偏远地方,在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各大卫生系统,也增添了不少底层个体中医执业医师或医生,绝不可谓之不全。

然而,让我们看到的中国中医的实际景象并不乐观。

由于新中国建立以来,西化医药的迅猛渗透与发展,立竿见影的抗生素以及化学药品的普及运用,让我们的传统中医职业者们,在运用传统中医药治疗疾病过程中,显现出有些捉襟见肘,也不得不选择见效极快的西药,来作为攻坚治病的主要药物。

加上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各大中医药院校,在培养学生的时候,也是以治病求速效急功近利为目的,让很多学习中医药专科的学生,都把精力集中投入到西医药学对疾病的生理病理解剖以及内外科治疗方面加强研讨,从而忽视了中医药学本科专业知识的深度学习与钻研,等于是歪嘴做和尚,把经念歪了。

所以,尽管几十年来中国花了很多经费在中医药学的学习研讨上,比起中医药墙外开花的日本,中国的中医药成效还是个花架子,并不十分显著。尽管也出了个世界诺贝尔中医药青蒿素发明奖的屠呦呦(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成绩),但这在庞大的中国中医药系统中,能够名副其实地去运用中医药解决所有疾病的实际问题,又能说明什么有多大的广泛性成效呢?

绝大多数从事中医药的医生们,他们平时究竟用的中药多还是西药多,这只有去问这些具体操作的人,才能确确实实地知道真实的内幕和底细。

因为,笔者认识许多从事中医药的职业者,他们在实际医疗过程中,除了为数不多的师承传统的寥寥无几的那几个老中医,还能保留一些传统中医药的本色以外,绝大多数中医药学院派教育出来的职业者,请问他们,在临床治病过程中,究竟用的西药多还是中药多?

抗生素与生化药品的滥用,静脉输液的大剂量使用突显出的效果,将这些中医药的职业者们,都赶向了急功近利的深渊。所有中医药的治疗选择,在他们眼里,却变成了不肖一顾的摆设花瓶,最多也就是拿来装装门面而已。

那些装模作样的中医药职业者们,即使在病人的强烈要求下,偶尔也会开开中药方,但在这些开出的中药方子中,绝大多数中医药职业者们,也许都忘记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中药配方法宝,中药方子里看不到君臣佐使的影子,只看到根据西医检验出的病理报告所需要的堆砌起来的中药学分类的那些中药的重叠使用,看不到辨证论治的治病原理,一切都是按西药的治病法则,套用中医药厂家生产出来的昂贵的固定不变,又无法运用传统辩证加减的死方子,或以中药学药理分类之药,来死搬硬套来达到医治西医病变部位之病的目的。即使开了药方,也是堆砌一大篇中药,有的药方一堆就是二三十位药,一个简单的炎症,就要用不下十位的清热解毒中药。冠心病脑血栓脑梗阻血管硬化也要在方子里大量使用活血化瘀中药,而且分量极重。我曾经取笑过这些医生,说这不是在医人,而是在医牛,抓出来的是一大包牛药。他们只注重药物的堆砌,认为大药量现效更快,更容易得宠于病人,而不注重辨证施治,简单的处方省心又省事,至于效果,根本不去考虑,因为一切还有大量的西药输液作保证。不可否认,这几乎成了当今中医药职业者们的职业操守!

中医药如何走出这样的困境?

笔者经过深思熟虑以后,提出以下建议,或许能补救万一。

在当今用西医药学眼光去极度漠视中国的中医药学的社会现实中,我们应该正视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中国中医药瑰宝的真实价值。我们有责任让中国自己的中医药瑰宝,在中国开花,也在中国结果。

有很多中医药专家曾经提出过,中国的中医药要走出国门,放眼世界,就必须要像小日本那样,将每味中草药的生物化学成分采用数学模式统计分析法则,标示出各种成分含量多少,起什么作用以及副作用,完全药理数值化,才能够具有充分的说服力,让人直观信得过。

假若真要这样的话,就会彻底地脱胎于原始的中草药中医使用法则,治病模糊不清的原始中国式宏观中医药学理念,传统哲学式中医药学的治病观念,就会被彻底地颠覆。尽管有利于中国中医药药品商业化市场化和走出国门世界化,但真正意义上的传统中医药理念的成分究竟还会保留多少呢?

其实,专家们指引的这条中国中医药革新之路,不是说不可行,而是在朝什么方向行,是走自己的中医药之路,还是要跟随别人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去迎合别人的看法,仰人鼻息,看别人的脸色走路的问题。

高科技的东西可以学习,也可以借鉴,中药成分的有效药理分析,以及中草药药物数理概念分析法则化,加上中国的医药现代化仪器越来越先进,已经有条件进行单味药物的有效成分数值化分析,和人体直观病变部位的实况,作为中医药辨证施治的借鉴参考手段,也是洋为中用的更好诠释。

我们可以逐渐像中国的青蒿素那样,让很多单味中药的有效成分得到世界的认可,这不失也是一种发展中草药走出国门的大好机会,拓展中国中医药的发展之路。

然而,中国中草药的西化式发展,绝不能代表中国传统中医药理念的发展。中国中医药传统理念要发展,必须要摒弃西医的手段,绝不能用西医的治病手段,来代替中医的治疗法则。

西医手段直达病所,这是治病。而中医讲的是治疗。治病与治疗,虽然一字之差,但并不是一码事。治病是将西药直达病所,产生一系列对病毒病菌的直接杀灭作用,或制止神经的疼痛,或消灭伤口的细菌,将炎症病变部位刺激神经表现出来的疼痛有直接祛除作用。而中医的治疗,不是让治立竿见影,而是着重于疗。疗不但有治的目的,而且还要有养的过程。在养的过程中,逐渐显示出治的效果。所以,中医的治病过程,不可能立竿见影,只能在缓慢的疗养过程中,彻底地驱除痛症和不适。正因如此,中医药在治病过程中,特别忌讳急功近利,任何想一爪拈脱病症的想法,对于中医药的切实效果来说,都是不现实的做法。

因此,笔者根据以上讲的中医药的治疗特点,提出了以下中国中医药新的发展的思路。

中国传统中医药的出路在哪里?

中医药的三原则,也是三要素:治、疗、养三位一体,治中兼疗,疗中带养,养中求治。

一、治中兼疗:将某些临床病症比较明显者,集中医院病床治疗,依赖现代化的仪器仪表检查分析的各种生理理化数据和病变部位的影像与图片,再根据中草药的数学分析有效药理成分对症下药,直达病所,这就是采取西医的治。也就是直达病所的法则。再根据病人的临床表现,身体状况以及精神状态,进行分析,结合辨证论治,综合考虑年龄大小,身体盈虚以及起居能力,再给予适当的中草药宏观调理法则调理,这就是治与疗相互兼顾。

例:脑梗阻脑血管硬化兼有冠心病患者,除西医常用的血管缓释治疗药阿司匹林外,还要采取降脂溶栓扩张血管药物,灯盏花提取物针剂输液,功效清热解毒活血化淤,降压止痛。缓解脑血管痉挛药西比灵(或氟桂利嗪片。抑郁症和帕金森综合症禁用)20毫克\片,日二至三次,日40—60毫克,或尼莫地平20毫克\片,日二至三次,日40—60毫克,天麻提取物针剂等。有心绞痛者用硝酸甘油片,可采用三七提取物有效成分三七总皂苷(中成药名:血涩通),直接作用于血栓和软化血管,增加脑血流量,减少凝血蛋白酶对血液中所含的蛋白纤维素的直接凝固作用。而西药的主要作用仅仅是及时地缓解脑血管痉挛疼痛引起的大脑供血不足,缓释脑压。这些都只是治病的一种手段。

中药疗法:葛根20克 丹参10克 川芎15克 当归20克 红花5克 赤芍15克 牛膝15克 太子参10克 三七粉日三次每次1—3克冲服 黄芪30克 玄胡索20克。 煎五次,混合药汁,日服三次,服三月,后入丸服用,每次10克温开水冲服。还可以根据不同的病人具有相同的病症而兼带不同的症状,予以辩证加减药味。比如便结干燥难下,如果属实火,加大黄或酒军;阴虚热口干不想饮加生熟地五味子;湿热气滞加黄芩黄柏厚朴茯苓苍术等,阳虚难便加肉桂附片等,权衡斟酌施之。

这样的治疗方法笔者最有心得,很多冠心病脑梗阻脑血管硬化只要有临床症状出现,很多西医治后结果都不佳,反复发作,一次比一次更加严重,最后的结果就是搭桥或放支架,术后没有一个能够恢复到正常状态,最多也只能是多延续一段时间的生命。而笔者治疗好的那几个冠心病脑血管硬化病人,有八十几的老太婆,也有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他们至今都自我感觉良好,已经治疗了七八年了,现在一直还在不间断地服用养生的中草药丸药。其中主要药物就是三七提炼出来的总皂苷(血涩通),这几个人只有在医院病床上采用过输液和西药介入,出院后一律使用传统中医药治疗,以上方子就是他们服用过的药方,后来一直没间断过血涩通片剂。但其中有一例脉管炎患者,我叫他服用血涩通,结果他到北京协和医院去问一个中医老教授(此人在北京打工至今已三十年了),看血涩通吃不吃得,老教授说吃得,但时间只能吃一个星期,不能久吃,结果他害怕吃久了出问题,吃了一个星期就没吃了,去年过年春节返家,脉管炎越来越厉害了,医院教授说,只有手术,别无他法,我也没有过多地强调他服用血涩通,治病根据人的志愿,自古就有“病不愿治者,病必不治”的说法,害怕吃药治病,病怎么能好呢?那些总认为是药三分毒的人,不管西药中药,都一棍子打死,有些的确不近人情,这就是病治无缘,一般人又何必去强求他治疗呢?而其他几例,已经连续服用血涩通六七年了,从没出现过血小板减少症状,而且是越活越来精神了,看样子都很健康。不仅有这些病例的服用,我的家人只要是四十岁以上的人,我都在鼓励他们服用三七粉或血涩通片,再加点氨糖硫酸软骨素胶囊,自己制的,百分之百的干货,只有家人享用,外人吃不到,外人要吃只有叫他们去药店买,一百多元一瓶百粒装每瓶。因为自制胶囊没批文批号,是犯法的事,我们不做。肠胃不好的吃三黄片,简单,经济实惠,一块多两块钱一包,几十片,一次三至四片,稍有腹胀者加消炎利胆片每次五六片,利胆排除胆汁,有利于肠胃消化,三黄片不仅有通腑清热之功,还有养颜排毒之用,我们以前经常看到中央电视台打广告的“排毒养颜胶囊”,其中的有效成分就是大黄。古有“大黄救人无功,人参杀人无过”之说,说的就是大黄对人体的重要作用,我对大黄这位药具有很深的研究,曾经用在养鸡场作为鸡的清肠消炎作用,尽量不用西药消炎,这就是我说的无抗鸡的来由。鸡与人都是生命,人畜一理嘛,只是各自需要的分量不同而已。注:三黄片,笔者曾经连续不间断服用了六年之久,没出现任何药物中毒反应现象,不仅没有中毒现象发生,而且从小落得的肠胃慢性炎症和胆囊慢性炎症自我感觉越来越好了,平安无事啰!这些体验就是治和疗相得益彰的亲身体会。

二、疗中带养:将主要的临床症状控制以后,病人就需要长时间的疗养修复。饮食起居,需要有一个合理的安排,特别是老年人,这段时期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容易受到气候环境的影响,很容易旧病复发,所以需要细心照料,特别是按时服药,服什么药,都有一定的规定,时间性非常重要,因为是疗养,药物不会太多,也不需要太复杂,主要是饮食调养,药物以控制症状为主,比方说高血压脑血栓脑梗阻冠心病,硝酸甘油片必备,降压药必备,止痛药稍备一点,随时穿插据症施药,但在主要临床症状被控制以后,疗养过程中,主要是服用中药丸药,每天按时按量服用,不得有误。

有些中药还可混合饭食一起吃,比如山药、枸杞、大枣、山萸肉(桂圆肉)、百合、薏仁、芡实、等等,都可以与饭食同用。还有些行气止痛降脂调味的药物,比如肉桂、三赖、八角、香叶、砂仁、百叩、草果、茴香等等,可以与肉食同煮或炖或红烧。炖肉、鸭、鸡、鹅、排骨、羊牛肉等,可以与黄芪、党参、沙参、当归、玉竹、石斛山药、百合、黄荆、麦冬、三七、虫草等等中草药煨炖,营养丰富,适合调理体弱之人。

三、养中求治:养生,是中老年人最后的归宿,凡人不得不养,必须要养。因为现代生活节奏的无形压力,给予了每一个人的身体无形之中增添了很大的负荷,可以说很多人都是在超负荷劳作,为了生活,养家糊口,不得不这样去做,所以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落了一身毛病。特别是那些低头一族,那些电脑族,那些办公室族,开车司机族,很多人都犯了颈椎病、腰椎骨质增生,或坐骨神经痛,或肩周炎,或腰椎疼,或大脑半边疼,大脑发紧发麻,心情烦躁不安,易暴易怒,情绪不稳定,去医院检查,没大的毛病,医生给个说法,亚健康。

什么叫亚健康?就是不怎么健康,离毛病只隔一步之遥,没有毛病的毛病。怎么办?住医院不说没钱,有钱也莫法治愈,因为这是工作落下的疾,尽管没说病,疾与病已经差不多了。

所以,不需要进医院治疗,但养还是需要的。

养,要从几个方面作手:

1、调整工作心态,适当放弃疯狂作业,抽一点时间活动筋骨,增强体内血液循环,气机畅通,缓冲身体部位压力;

2、服用一定的生物补充剂。比如说,人到三十周岁以后,人体内所分泌出的软骨素基本没有增量了,三十五周岁开始下降,四十周岁后,就开始不足,五十岁后就会严重不足,加上激素药物的滥用,导致很多老年人不到六十,就出现严重的骨质疏松症,也就是骨密度不够,骨钙流失严重。假若这个时候,人体某个部位长时间受工作负荷的压力作用,那个部位的软骨受磨损消耗过多,就会引起骨关节膜因为无多余的软骨体液补充,引起关节滑膜机械式损伤发炎,运动员经常出现这种问题,时间一久,炎症得不到缓释,积压渗出物就会增多,滑膜囊就会遭到积液的挤压 刺激神经,引起疼痛和炎性破坏,骨关节就会出现不适,或疼痛,或酸胀。颈椎炎、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肩肘骨质增生、骨刺、腰椎骨质变型等等顽疾就会随之而来。

所以,三十岁以后,人就要适当服用增添一些氨糖与软骨素,再加三七粉活血化淤来补偿过于劳作又不能增量的软骨素消耗,是有一定的生物疗养道理的。

以上中医药治疗三要素,不是互相分离的,而是有机地结合使用,变通使用,灵活使用,穿插使用,效果更好。比如治与疗结合,治重于疗,着重及时缓解临床症状以后,疗就重于治了;疗与养结合,先期,疗重于养,后期,养重于疗。在疗的过程中,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量和时间执行,多注意环境气候对人体的干扰作用,尽快走出疗的过程;而养中求治的人,亚健康群体,有病没病,自己说不清楚,就连很多医生也很难说清楚,不影响生活和工作,但随时随地又觉得很多部位不舒服,这样的人求治无望,想一爪拈脱也没那么容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积月累的消耗,需要慢慢滴补充,慢慢地恢复,在不知不觉地恢复中,顽疾也自然而然地去掉了,这就是以养寓治的法则,养中求治,急不得呀!

其实,我在阐述以上三原则要素的同时,内心的目的不是在这三要素上做文章,而是想,我们现在的全国很多各大中医药医院,如果还是要继续按以前的为治病而治病的施治原则,可能与传统的中医药治疗法宝与理念,会越来越渐行渐远,最后还会造成南辕北辙的恶果。

所以我希望战斗在中国中医药战线上的职业者们,与有志于传统中医药辨证施治理念的研究者们,应该尽快从过去的西医治疗手段中彻底地解放出来,拿一部分人去从事单味中药药物有效成分的药理数值化分析研究,而另外大多数在职中医药职业者,从纯治病急功近利的死胡同中解脱出来,利用现有的中医药医院的现代化条件和设施,以及有利的所有资源,积极地有效配合与调动起来,从为治病而治病中,转向目前社会大量需要的疗养工作中来,为百姓的疗养工作为重心,转移自己的工作方向,努力奋斗,兴许这就是我这篇文章所研究需要的结果。也许有一天,我们将会看到中国的中医药已经又是一片新的艳阳天了!(注:人力资源不够的话,请加快培养当今社会中有能力有智慧已经在从事人的养生保健事业的职业并不规范者们,兴许这也是中国中医药治、疗、养一体化进程中的一条最好的出路,并且是快速壮大疗养队伍的一步可行捷径,而且国家可培养大量的就业人员,将养生事业职业规范化专业化正规化甚至家庭化,从而尽快走入治、疗、养三位一体要素的系统性法制化。另外国家还可以创收可观的一笔培训收入,又何乐而不为呢?)

        原创\版权所有转载署名作者与出处\违者必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